MENU
【人民日报客户端】 “微医院”进深山,安心卫生室助力基层“健康网”
发布时间 : 2020-08-13

3年前的一个个“黑小破”,到如今的一栋栋“小庭院”,服务农村的“微医院”不断开进一个个贫困村,改变了许许多多贫困家庭的“看病难”、“医疗差”问题。

贵州省雷山县、云南省福贡县、四川仪陇县……走访这些县(市)的一些贫困村,谈到东西部扶贫协作故事,都能听到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“传化·安心卫生室”。

 

因地施策,找准“健康”门路

流水潺潺,翠色入画。从入村的道路上望去,一栋显眼的小楼坐落在几个民房中间,门口一个牌子上写着“传化·安心卫生室”,这里是贵州省雷山县杨柳村。一座座这样的卫生室,如星火燎原,已在贵州落地331所,国家重点扶贫区域标准化建设1037所。三年时间,就已服务村民116万多人,村民满意度从6.13%提高到81.2%。

谁能想到,就在几年前,杨柳村还没有卫生室,村民生病了需要步行一个多小时去隔壁村看病,实在严重,就要前往15公里外的镇卫生院或县医院,有时候一折腾就是一天,去一趟县城看病,各类花销加一起就得要几百块钱。

许多贫困村的村医将卫生室设置在自己家中,医疗设备、药品不齐全。有些村因缺医少药,村民们只能山上挖草药治病。

看病难、基层医疗条件差,有些村民小病熬成了大病。据统计,农村贫困群体中,40%以上的群体是因病致贫。贫困地区的医疗卫生问题成为全面消除农村贫困的重大障碍之一。

东西部扶贫协作,点燃了这些贫困村的“健康”希望。

“健康扶贫,不是简单的送医送药,还是要考虑长远。村里缺什么,缺的是一个条件更好的、环境更好的、能够保证基层医疗需求的‘卫生室’。”传化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,2018年,该集团的团队跑遍了500多个贫困村,调研农村医疗实际需求,最后确定在重点扶贫区域以深度贫困村为重点,按照标准援建安心卫生室。

每个村的情况不一,其中,云南省怒江州福贡县石月亮乡知洛村地处高山,要在高山上建一个标准化的卫生室,并不容易。为了让建筑材料顺利进村,通过车运马骡运输砂石砖瓦,最终在高山上建成了一个崭新的卫生室。

 

标准建设,圆村民几代心愿

“砖房、白墙,这么多的设备,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能在村里有这么好的看病环境。”

“是啊!‘老范’,以前村民来连个坐的地都没有,现在还能住呢!”

对话的人是知洛村村医范政忠、王友那。他们坐在知洛村“传化·安心卫生室”门前的阴凉处,一边喝茶一边说着卫生室带来的变化。

有了东西部协作,“黑小窄”的卫生室升级为宽敞明亮的“微医院”,先进的医疗设备替代了简单的医疗工具……

从贵州到四川,从江西到甘肃,“传化·安心卫生室”并非简单的修建、重整,而是标准化建设。

“统一规划、统一标准、统一验收、统一器材采购。”传化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,传化分别以15-20万新建一所、5-7万扩建一所、2-4万配置一套医疗器械设备的标准援建“安心卫生室”,每所新建卫生室平均面积增加68平米,病床增加2张,医疗设备增加29件。

安心卫生室内,不仅有诊察室、治疗室、药房、值班室等,还配备有治疗台、药品柜、文件柜、高压消毒锅、紫外线消毒车、氧气瓶、留观病床等相关医疗器械。

“三千里之外的浙江扶贫协作助力,满足了金榜国际一代又一代村民们的期盼。”杨柳村村医唐燕敏说道。

 

互联网连东部“大医院”

近日,来自杨柳村、老猫村、南猛村等几个村的村医来到贵州雷山县朗德乡镇卫生院参加培训。

对于农村贫困地区的广大村医来说,“技贫”也是他们的苦恼,村民来卫生室看病,有时因为技术不够,他们只能转诊到镇里、县里,路远费力不说,还加大了村民的经济负担。

健康扶贫不仅要配备资源,还要“扶技”。通过“互联网+”,传化搭桥梁,做红娘,联合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江南医院等,让东部的医学技术,以远程培训的方式,输送给西部的乡村医生。

高血压、糖尿病、关节炎、农药中毒处理、推拿技术应用、中医经典方子使用,抗生素合理使用……培训的内容涵盖了急诊医学、儿科学、妇科学、中医学等多学科。

除了以“建室、助医、扶医”全链条参与为特色的贫困村健康扶贫,传化集团还推进了产业扶贫、消费扶贫,发挥物流产业优势,加大在中西部贫困地区投资建设智能物流力度,打通贫困地区农畜牧扶贫产品出山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创造了通过小微物流连接千家万户贫困户的物流扶贫新模式。近年来,先后在中西部贫困地区累计投资130亿元,为中西部地区农产品提供定制化物流服务,年发运农产品2000多万吨。

“金榜国际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,为的就是要‘精准’。不仅要精准地找到‘穷根’,还要精准地找到‘药方’,精准地惠及最需要的人群,才能真正啃下这块‘硬骨头’。”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表示。